簌簌啊

大家都要开心

【沈巍/赵云澜】没有名字的中篇/非糖01

正文

    赵云澜失恋了。
    大庆来扒拉他的时候,他躺在地上和杂物们几乎融为一体。太久没好好吃饭却不停喝酒抽烟,颠倒黑白昼夜的颓废,心情过分低沉的赵云澜理所应当的被胃疼折腾的死去活来。在他强忍着疼痛打算去医院时,被地上乱七八糟的不知什么鬼东西绊住了。摔倒后,赵云澜并没有马上起来或是一如往常的骂骂咧咧。
    他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用手捂着肚子。他想起沈巍对他说——“吸气的时候深一点,会舒服一些。”
    大庆拖着赵云澜去医院的时候,看见了垃圾桶里那些被赵云澜撕碎照片。那些原本被他偷偷拍下来,偷偷打印下来收好的。还有那些被他无数次在办公室炫耀的合照,都一并被撕碎又粘起来,还是狠心的扔在了垃圾桶里,却单独用一个垃圾桶装着始终没扔。
    大庆假装不知道垃圾桶里是什么,好心的顺便帮赵云澜把垃圾桶里的垃圾处理了。
    大庆对赵云澜说,我是为你好。赵云澜不知道他是在指什么,但他想拒绝,想反驳,想说自己没事儿,想说也没喝多少酒,想一如往常的损人,想咧嘴笑得贱兮兮的嘲笑艰难善后的肥猫并怂恿他去减肥。结果脱口而出的是问大庆,“沈教授呢……他怎么没来?”
    大庆把他丢进出租车里。
    “沈巍呢死猫……”
    大庆把他从出租车里揪出来,放到急诊室,医生检查后说赵云澜得了急性阑尾炎。
    赵云澜被医生推进去做手术,大庆点开了他的手机。看着锁屏上沈巍的笑脸,大庆不自觉的点开了通讯录,打给备注为“老婆大美人儿”的人——结果是不出预料的无人接听。
    大庆苦笑一下,怎么自己变得和赵云澜一样,还觉得对方会回来呢?
    手术几天后的赵云澜强烈的抵制吃粥,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撒泼,气的祝红用蛇尾把他缠住,捏着嘴灌下去。
    “奶奶的祝红你这是要谋杀上司!你不想要奖金了妈呀我呸这粥是烫的!沈巍喂我吃粥的时候可比你温柔多了!你看你……”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把赵云澜自己都吓了一跳,闭嘴之后却许久不能回过神来。
    他恍惚觉得现在是是很久之前,沈巍穿着白衬衫和自己买的外套,默默的听自己东扯西拉说土味情话,偶尔点点头,听到感兴趣的内容事会下意识的挑眉并停下手中的事,抬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等他说完之后,大家又各做各的事。有时候赵云澜累了不想说话,就懒散的躺在他腿上,把脸埋到对方腰间,深吸一口气。沈巍轻轻的撩他的头发,偶尔也偷偷的亲他一下,他也乐于扮演小猫一样的角色,任由对方亲亲揉揉蹭蹭,毫不反抗。他喜欢把额头抵着沈巍的额头,用鼻尖蹭他的鼻尖。一般这种时候他都是跨坐在沈巍的腿上,像一个巨型树懒熊趴在树上一样双腿缠着他的腰。他看着沈巍,沈巍也看着自己。双方眼里表达的都是露骨的爱意。这是赵云澜觉得最让自己开心的时候了,比任何肌肤之亲都能获得幸福的感觉。仿佛心是一个杯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填满让人温暖而又满足的巧克力牛奶。漂亮的沈巍是自己的,沈巍漂亮的眼睛里倒影人还是自己。
    他喜欢逗沈巍笑,看他眉眼弯弯的样子,看他眼里那种欲望得到满足后幸福的神情。赵云澜也觉得开心,那时候的他更偏向一个小孩子,手里是自己最宝贝的玩具的小孩子。他捧着沈巍的脸看着他傻笑,沈巍把手规规矩矩的放在他腰上不敢乱动,也笑得温温柔柔。
    他胃不舒服的时候,沈巍会生气他不好好吃饭,但是赵云澜说想吃粥,他还是会马上去煮。他的手里的白粥永远是温热的,喂自己之前会自己尝一口。自己的老婆就算因为心疼自己而生气,也永远是温温柔柔的对待自己——除了在床上的时候。
    可惜再也不会有了。
    赵云澜叹口气,揉了揉眼眶红红不知所措的祝红的头,让她松开自己。
    我都病成这样了,你都不来看我。沈巍你可真是……
    真是……
    赵云澜骂不出来。他不舍得,只是突然觉得自己才是应该眼眶红红觉得委屈的人。
    他把大家打发出去,把脸埋到被子里。
    可这里没有沈巍的味道,也没有沈巍。
    赵云澜想回家,于是溜回家了。他把衣柜打开,那一柜都是沈巍留下的衣服,他勉强蜷缩进衣柜,整个人埋在沈巍的衣服里,周围的气味就像是沈巍抱着他一样。他把衣柜关上,黑暗里仿佛只有他和沈巍,就像以前每一个夜里一样。
    赵云澜伸出手,却只揽住了衣服。衣柜里是褶皱的西装和各式的衬衫,颓废的赵云澜。还有他不想承认却不得不不承认的念想,以及不经意间脑海里的回想。
    “妈的。”
    赵云澜正在懊恼的时候。衣柜被人打开了。
    赵云澜笑了,这是他唯一的慰籍——梦里的,沈巍。
    他扑到对方怀里,蹭啊蹭啊蹭,他说。
    “沈巍我想你了。”
   

评论(17)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