簌簌啊

大家都要开心

【沈巍/赵云澜】没有名字的中篇/非糖02

剧情衔接沈巍删除赵云澜回忆,昆仑君回归沈巍本体,回忆删除失败。
设定是沈巍没了,大家都不记得这人谁,相关物品部分消失。部分设定来自剧版(嫁入特调处梗)
若ooc严重请务必在评论或以其他方式指出,不胜感激。

01链接

超链接真让人头疼orz哪位大大可以指导一下我放石墨链接怎么放吗,相当无助了

02正文

大庆视角

大封被封住了,一切都普天同庆皆大欢喜。
谁封住的大封?我不知道。只是昏昏沉沉的醒来,一切都结束了。
哦哟最要命的是我的小鱼干儿从脆的变成软的了,这可真是不开心。
更不开心的是,老赵疯了一样的揪着我反复问我认不认识沈巍,我tm那会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我更在意小鱼干儿为什么不脆了啊混蛋!
老赵把所有的人都问了一遍,然后就跑了。大家虽然没明白发生了啥但还是皆大欢喜的趁领导不在提前下班了。似乎没人记得大封出过问题,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噫,大封是什么……?
我的猫脑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打碎过一样,疼痛而又不够真实的厚重,耳朵边是重叠嘈杂的蜂鸣声,我突然不是很能理解自己前几分钟所想的事情是什么鬼的东西。只是感觉有什么无法言说的东西在流逝,我抓不住。
啊,没什么事是吃个小鱼干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吃两条。

本大爷悠哉的回家的时候,赵云澜把好不容易打扫干净的屋子给翻了个底朝天……等等他的屋子不是应该一直都那么乱吗,那儿来的“好不容易收拾干净”的印象……?不过比起这个而言我感觉更要紧的是沙发上的赵云澜。
我没见过这样的赵云澜,他无力的倒在沙发上喘气,骨节分明的手在滴血,对比一下墙上的印记和血迹也大概明白他对墙做了什么,但无论如何墙没有错啊为什么要打他!心里吐槽着我还是把医药箱翻出来,想给赵云澜包扎手。他没挣扎,任我摆布,空荡荡的眼神像个没上发条的玩偶。我能感觉到他很生气,甚至绝望,他已经狂躁到了极点,却没有声嘶力竭,歇斯底里的砸东西和发泄。只是单纯的闷着,一根一根的抽烟,一罐一罐的喝酒。曾经熠熠生辉的眼里只有一滩死灰。
他一直不理我,直到我问他是不是和他今天问的沈什么鬼有关系。
结果他把我从窗户丢出去了。
奶奶的赵云澜你真是不得好死!亏我还担心了你一下。
……我何止担心你一下。

我宁可你歇斯底里,疯了一样的发泄,都不希望你沉默的什么都不说,却tm眼神空洞的喝啤酒。是个男人你就说话啊!有啥事儿能成这样!天塌了不就一个洞嘛怕啥!
可你压根不会回应我的戏谑,你不理我。
赵云澜你tm直接是虐猫的。

我去查了老赵问的名字,压根不存在。
天上人间阴曹地府,连花草树木妖族鬼族都没有叫沈巍的东西。
我打算去找赵云澜问个明白,却看见他在家里翻书。
大学教材……古文观止……天哪老赵你什么时候喜欢这种文绉绉的鬼东西了?这几本大学教材是什么鬼啊你上大学时候的?
你说这是他的书。
他是谁?
你说他是沈巍。
……我想告诉你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你压根没给我这个机会就又把我丢出去了。
奶奶的赵云澜你简直没资格养宠物。

你让我陪你去超市买东西,我喜闻乐见的以为之前这事儿过去了,你一边和我随口聊天,一边挑了一堆你平常压根不吃的鬼东西放进来。
“诶运气不错啊,赶上新口味上市了。广告刚刚打出来那会儿沈教授一直说他想试试呢,今儿正好买了给他个惊……”
他说的神采飞扬,带着不同于前几天的喜悦和幸福。直到看到我困惑的表情的时候突然停下了准备去拿零食的手。
之后老赵都没跟我搭过话,只是默默的拆了一包零食然后骂它难吃。
问题是老赵咱们还在超市里没开钱啊你咋就吃上了……?

我继续背着赵云澜找那个什么鬼的沈巍,一无所获。唯一有进展的是,在赵云澜家看到了一个相册,里面大多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被偷拍的照片或者是和赵云澜的合照。他们都笑得很开心,特别是赵云澜。对比一下这段时间的阴沉,这样的笑还真是让人觉得恍若隔世的难得一见。
诶为啥这张合照还有本大爷?不是为啥本大爷一点印象都没有???噫居然还有一张有祝红和小郭他们,诶特调处全员都在啊。
那张合照背面写着“纪念沈教授嫁入特调处”

评论(8)

热度(48)